丝瓜影视app下载安装在线观看

“我没闹。”殷凯的身体还在她身上蹭了蹭,让她感受他的敏感。

乔轻雪当即红了整张脸,回头怒瞪他,“又没正经了!”

“什么是正经?能当小菜吃?”

“……”

“吃饭!”乔轻雪将一碗热腾腾的米粥对着他。

殷凯有点失望地撇撇嘴,“还以为能吃到,给我做的病中爱心宵夜。”

“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挑剔!”

“我想吃给我做的。”

“爱吃不吃!”乔轻雪将碗放在大理石台面上,发出脆生生的声响。

“看看,看看,我病刚好,就原形毕露。”

“是原形毕露,又没正行!”

“我哪有!”殷凯搂着她,身体又贴近一分,声音低软又邪气地在她耳边说,“是想歪了吧,个思想不纯洁的女人。”

养眼小清新治愈系萝莉美女写真

乔轻雪的脸颊更红了,像极了煮熟的虾子,“!是不纯洁!”

“我很纯洁,我现在可生着病呢。”

“生着病,就纯洁了,这是什么道理!”

“没有道理,就是道理,不懂?嘿嘿……我教,就懂了。”

殷凯拉着乔轻雪的手就上楼,乔轻雪赶紧喊他,“不是饿了!”

“是饿了!”

“饿了就快吃啊!”

“吃也一样……”他回头,还对乔轻雪呵了一口热气,“更饱!”

乔轻雪的脸红的一路烧到脖子跟,赶紧甩着殷凯的手,却怎么都甩不开。

“放开我!要干什么!好好的饭菜不吃,大半夜的,要干嘛!”

殷凯还是将乔轻雪拖入了房间,还用手在嘴唇上做个噤声的动作,吓得乔轻雪不敢发出声音,就见殷凯神秘兮兮地将门给关紧。

乔轻雪眨了眨眼睛,正好奇怎么回事,殷凯已一把将她按在一侧的墙壁上,标准的壁咚姿势。

“……”

乔轻雪脸色一黑。

“听说过没有。”

“什么?”乔轻雪继续黑脸。

“那个可以治疗感冒。”

“哪个?”

“装糊涂。”

“到底说哪个?”乔轻雪推搡他一把,没推开。

殷凯厚重的身体,压下来,让乔轻雪可以呼吸的空气变得更加稀薄,她脸红的不敢抬头迎视他的眼睛。

“……”

“说我说哪个。”他的声音暗哑下来,带着长长的尾音,还在她长长的睫毛上喷了一口热气。

乔轻雪的眼睛很痒,睫毛颤了颤。

“我怎么知道,说哪个!”她恼道。

“装,装糊涂,继续装。”

“才装!”

殷凯直接压住乔轻雪,让她感受到他的……

他如此直白的表达,让她没办法再装糊涂下去,脸颊红得好像被红色的染料染过。

“殷凯!明知道自己生病还这样!疯了!”

乔轻雪试图挣扎,他却很会办法,直接一手固定她的两只手,身体也压得很紧,害得她根本挣脱不开,就像个任由宰割的小鱼。

她被压得“嗯”了一声,“快点放开我,这样真的很讨厌。”

“讨厌?一会就喜欢了,也是一个欲望很强的女人,我还不知道,我可了解身体的每一处。”

殷凯说话就是这个样子,总是让乔轻雪觉得很难听,火气也开始燃烧。

“殷凯,对!我就是欲望很强的女人!怎么?有什么看法吗?”

“我能有什么看法,就是想对说……”他沙哑的声音,透着蛊惑,“我也是很强的男人,我们在一起正合适。”

“谁跟合适!像这种脑子里除了那个,没有别的东西的男人,我都讨厌死了!”乔轻雪用力推了推他,还是没有推开。

殷凯这个家伙,还在用力压着她,害得她浑身燥热。

他再这样下去,她只怕真的要丢盔弃甲了。

“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有感觉不做这个做什么?那些看着衣冠楚楚的男人,哪个接近女人,即便表现的正儿八经,在他们的心里,对女人存在的也是这种念头。只是我比较直接,从不会掩饰。”

“是不正经!”

“是喜欢虚伪的男人。”

“我最讨厌虚伪的男人!”

“最真实的就在面前,却总是推开,怪不得总是遇见虚伪的男人。”

“……”

乔轻雪心口忽然一疼,被殷凯的这句话精准狠地戳中软肋。

“想没想过,为什么虚伪的男人会让遇见?就是因为总是相信那些善于伪装的男人,什么正经不正经的?这个世界上,有正经男人吗?哪个男人找女人,喜欢一个女人,最终目的不是为了上她!即便看着相貌堂堂,在他们的心里,还是想着上!那种假正经的男人,才是最可怕的一类人。”

“才是最应该远离推开的一类人!”

“……”

乔轻雪彻底无话可说,不赞同殷凯的谬论,却也没有合适的语言回击他。

“轻雪,相信我,只有我对才是最真实的。想要,就是想要,想上,就是想上,从不伪装。”

殷凯是手指开始在乔轻雪的身上流连,“我对有感觉,我不需要隐瞒,能因为我的兴趣,我也不需要掩饰。”

“然后呢?”乔轻雪抬起眸子,等待他的下文。

“然后就是滚在一张大床上,快乐,我快乐,我们一起……”

“说白了还不是发泄的兽欲!”

“这和兽欲有什么关系,我对动情,才会对这样。我没有对别的女人这样,这就说明在我这里足够特别,怎么就搞不清楚状况。”

“可我不喜欢上来就总是要上床!总是让我感觉,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我想找女人多了是,可我没有,我只找,还不懂什么意思吗?”

“什么意思?我确实不太懂,我也不知道心里到底想着什么!明明给我的感觉就是想发泄的欲望,可又不承认!”

“我是对有感觉,有感觉懂不懂?有感觉才会对这样!”殷凯急得额上布满一层汗珠,焦急地解释,乔轻雪还是云里雾里。

“什么感觉?不就是想跟我上床的感觉!”乔轻雪忽然红了眼眶,用力推了他一把,还是没能将他推开。

殷凯有些恼了,“轻雪,我说了,我想娶,想和结婚,这还不懂什么意思?”

“们殷家不会让我这种女人进门的,也没必要用笑笑来当成我们之间必须结婚的关系的理由。”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根本没有想那么多!”殷凯真的急了,一把扯住乔轻雪身上的裙子,直接将领口扯开。

“女人总是想那么多!我的想法很简单,跟结婚,上!”

说着,他狂热的吻痕便落在她洁白的肌肤上。

乔轻雪想挣扎,浑身的力气却被掏空一般,手脚无力。

细碎的嘤咛从喉口中漫溢出来,她已经开始沦陷了。

殷凯轻勾唇角,坏坏一笑,直接抱起她丢在柔软的大床上,随后压了下来。

这个时候,乔轻雪的电话响了,歌曲在一直唱着,叮叮当当的唱不完,吵得人心烦意乱。

殷凯怒瞪向乔轻雪的手机,“这么晚了,谁给打电话!”

乔轻雪也不知道,“估计是公司。”

挣扎起身,伸着手够向手机,殷凯却一把捉住她的手。

“不许理!我们继续!”

“可能出了什么急事。”乔轻雪挣脱殷凯,还是抓起手机,“原来是短信。”

“短信还用那么长的歌曲!”

“可能是笑笑换的。”

“谁给发的短信?这么晚了还给发短信,不正常吧!”

乔轻雪刚刚看了短信,还没回复,殷凯一把就将手机抢了过去。

“看我的短信很不尊重我的隐私!”乔轻雪赶紧要抢回来,殷凯已转身背对她,高举手机,将短信内容都给看了个遍。

“这么晚了,想来已睡了,我刚忙完,才想起来谢谢帮我妹安排去夏沐公司的事。明天请吃饭,答谢。快递已将外套送回,没想到没亲自送来。”

“干嘛要念出来!”

“没想到没亲自送来!”殷凯的脸色都狰狞了,回头怒瞪乔轻雪,手机屏幕的蓝光罩在他脸上,显得有点狰狞。

“怎么了?很平常好吧!”她并不觉得什么。

“怎么了?多失望的口气啊,看来还想跟见一面的啊!”

“说话的口气不要这么难听好不好?是将人家外套丢了,我特意送去干洗店洗好,让快递送回去!我又哪里做错了。”

“呵!乔轻雪,这个男人对什么意思,不会装不知道吧!”

“他能有什么意思,别无理取闹好不好!他只是跟我客气一下。”

“是真糊涂,还是装天真不懂?我是男人,我最了解男人,他就是对有想法!”殷凯从不相信自己的直觉会是错的,“从那天晚上他送回来,将外套给披上,们在楼下难舍难分,我就看出来,们之间关系已经开始不单纯了!”

乔轻雪忽然不知道要说殷凯什么好,就只好寂静地听着殷凯继续说下去。

“乔轻雪,居然脚踩两条船!这女人怎么能……”殷凯咬咬牙,将难听的字眼吞回去。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