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视频app入口

洛萨与洛萨1并肩而行。

眼前昏暗不辨方向。

脚下地面湿滑难行。

耳中河水滔滔,奔流不息。

泥土、腐臭的气息不停的冲击着洛萨、洛萨1的鼻子。

父子两人的脸上都浮现着一抹冷笑。

门后的世界

两人了解过。

或者说,那些家伙在这里太过故弄玄虚了,留下了太多太多的破绽。

就如同这一刻。

灰白色的雾气看似缓慢,实则快速的从前方涌来,就如同是决堤的洪水,虽然没有任何的声响,但是却给人一种压抑之感。

距离拉近,洛萨1已经能够看清楚灰白色雾气中的半透明人影。

夏日午后私房照

或者说,这灰白色的雾气完就是由这些半透明的人影组成的。

“为什么”

“为什么没有人安葬我”

“为什么我要遭受这样的痛苦”

一声声的质问,伴随着这些半透明身躯的冲锋,好似山一般向着洛萨、洛萨1压来。

洛萨目光扫视,似乎完看不到这数量庞大的半透明身躯。

洛萨1则是抬起了右手。

大拇指向外伸出,食指、中指笔直,无名指、小指回握。

一个枪的手势。

与之前在个人电脑上类似,但是那个时候洛萨1并没有伸直中指。

“轰”

洛萨1张嘴,比拟着炮声。

一道无形的力量在他的食指、中指上汇聚。

然后,喷涌而出。

如果说,无数半透明身躯组成的是河流的话,那这一刻,从洛萨1手指上喷涌而出的力量就大海。

掀起了滔天巨浪的大海,瞬间淹没了奔涌而来的河流。

无声无息的,本该数之不尽的半透明身躯们,在这一刻消亡了。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消亡之前,它们还在质问着洛萨1。

洛萨1目光桀骜的扫过它们,不屑的笑容开始浮现。

“你们为什么不问问自己,为什么没有人安葬你们啊”

“还有”

“在这里徘徊了数百年,还是这副模样,没有一丁点儿变化的你们,真的是该死”

“一群败犬”

洛萨1无视着最终的质问。

就如同他说的那样,这些徘徊在这条悲叹之河旁边的幽魂,就是一群败犬。

一群死都没有被安葬的人,生前是多么的失败

死后百年数百年了,还没有想办法离开,只是在这里徘徊,更是失败

至于里面有没有无辜者

那就不是洛萨1所想的了。

他才不会理会这些败犬。

“找到了。”

一直寻找什么的洛萨开口道。

这位洛萨家族的族长上前一步,抬手轻轻敲击面前的虚空。

宛如是敲门的响声。

涟漪如同波纹一般漫延。

然后,洛萨迈步走了进去。

洛萨1随后跟上。

哗、哗哗

浪涛声响起。

一条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河流出现在了洛萨1的脚下,河水分辨不出颜色,虽然耳中有着浪涛声,但是看起来,河水却是静止不动的。

他与父亲凭空而立。

可周围出现的幽魂却是不一样的。

刚一出现在这里就纷纷落入了河水中。

不舍悲痛。

愤怒狰狞。

爱恋憎恶。

每一个出现在这条河上空的亡魂都带着这样的神情,但是当它们落入到河水中时,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茫然

它们茫然的看着四周,看着陌生的一切。

它们遗忘了一切。

然后,一股冥冥中的指引开始出现了。

这一股指引,指引着它们走向了它们该去的地方。

“跟上去。”

洛萨说道。

事实上,不需要洛萨说明,洛萨1就已经迈步而出。

让人遗忘一切的河水开始向着两人涌来。

可,

没用

河水根本没有触及到两人就被两人身上涌现的力量逼退回去。

但马上的,更多的河水就涌来了。

然后再被逼退时,越发多的河水再次涌来。

片刻后,河水携带着万钧之力一次次拍击着洛萨、洛萨1。

烦躁感出现在了洛萨1的心底,继而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滚开”

洛萨1低喝一声。

轰隆隆

炸雷般的轰鸣,随着这样一声低喝开始回荡在这条河内。

那奔涌而来的河水,直接崩碎

化作一颗颗细小的水珠子以洛萨1所站的位置为圆心,向着四面八方而去。

呼吸间,一片半径足有百米的真空位置出现在了洛萨1周围。

河水消失了。

一道向下的楼梯很自然的出现在了洛萨1面前。

洛萨1看向了自己的父亲。

那位洛萨家族的族长笑着走了上去。

“比想象中容易”

洛萨问道。

洛萨1没有回答,但是脸上的表情早已说明一切。

“因为”

“现在早已不是神话时代了。”

“我们看到的一切,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

洛萨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后,眼中浮现了讥讽。

“但是有些家伙总是习惯了被奴役,被生杀予夺,所以,他们不择手段的想要恢复所谓的荣光,想要将他们的主人复活。”

洛萨1双眼微微眯起。

这是他第一次明确的听到自己的父亲说有关神话时代的事情。

之前都是十分含糊。

远不像现在,明确的告知他,神话时代早已经结束了。

是因为这里特殊

洛萨1扭头细细的打量起来。

看着儿子的举动,洛萨又一次的露出了笑容。

洛萨1完美继承了他和妻子天赋的孩子。

强大、聪明。

亦如妻子一般带着小小的叛逆。

或许会被人视作离经叛道。

但是,在他看来却是那么的可爱。

就如同他的妻子。

可惜的是,当年的他实在是太过天真了,竟然真的以为依靠家族的传统能够救回自己的妻子,却不知道这样的传统只不过是

骗局

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

被骗的人不单单是他。

还有许许多多的人。

那些家伙想要怎么做,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他要找到源头。

然后,一点一点的,将那个混蛋碾碎。

洛萨1知道自己的父亲现在在想什么。

因为,他也是这么想的。

不过,他此刻也有着好奇。

“那些家伙是怎么死的”

“毕竟,在记录中祂们可是不死不灭的。”

“那些躯体也在证明这一点。”

“呵。”

洛萨轻笑出声。

“一个完美的骗局,自然是需要陷阱的。”

这位洛萨家族的族长这样说道。

然后,大踏步的向下走去。

骗局

陷阱

洛萨1瞬间双眼一亮。

他猜到了什么。

当即,嘴角一勾。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洛萨1心底却是一动。

他放在自己弟弟心底的一枚种子突然被触动了。

顿时,刚刚还是一副笑容的洛萨1,立刻阴沉下了脸。

种子激活后,不仅能够让洛萨11快速成长,还能够让洛萨11抵御一次绝对的危险。

当然了,抵御了危险后,种子会消失,再也不会赋予洛萨11快速成长的力量。

所以,洛萨1在自己的弟弟心底种了100枚种子。

他担心自己会因为无暇顾及自己的弟弟,而出现什么意外。

如果按照他的想法,他自然是要在自己的心底种上999枚种子的,但是自己的弟弟承受能力有限,一旦超过100枚种子的话,整个身躯就会炸裂。

这是他在上千个囚犯身上实验过的。

那些囚犯,强大的能够承受他的10枚种子。

弱小的

1枚都承受不了。

洛萨11能够承受100枚种子,除去两人的血脉相同之外,自然是天赋过人。

“不愧是我的弟弟。”

不自觉的洛萨1夸奖着自己的弟弟。

然后,他借用着自己弟弟体内的种子,将目光投射了过去。

当看到自己弟弟身处的环境后,这位洛萨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眼中闪烁起了冷冽的目光。

“你竟然敢伤害洛萨11”

“好大的胆子”

“哼除了我之外,谁也不许欺负洛萨11。”

洛萨1心底说着,借用洛萨11体内种子的力量,开始了反击。

剩余的99枚种子在这一刻直接爆发出来。

瞬间,那东西就没了。

然后,洛萨1再收回目光的时候,抬手将种子给洛萨11补齐。

如果不是为了弥补父亲创造出的这种种子秘术的缺点,他怎么可能用上千个囚犯做实验

“洛萨11”

前行的洛萨停下了脚步。

“没问题了。”

“一个杂碎而已。”

洛萨1这样回答着。

洛萨继续前行,既然长子说没有问题,那小儿子就一定没有问题。

虽然为了隐藏,他没有给与小儿子更多的关爱,但是从眼前的信息来看,小儿子的成长还是令他相当满意的,尤其是长子对幼子的教导,他很满意。

手段激烈

不存在的。

他感受到的都是满满的爱。

“洛萨11的实力还有一些缺陷,你应该再好好教导一下。”

想到这,洛萨补充了一句。

“我们不需要再隐是啊,这一趟之后,我们就不用隐藏了。”

“放心吧,父亲。”

“我会好好教导洛萨11的。”

洛萨1眼中满是兴奋。

一想到能够教导自己的弟弟,他的脚步都忍不住的加速了。

“啊”

大喊一声后的,洛萨11清醒过来。

他满头大汗,伸手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没事吧,洛萨11”

赫拉10问着洛萨11。

虽然两人私下关系并不好,但是这个时候,双方可是战友的关系,自然是要关心的。

“没事、没事。”

洛萨11连连摆手。

他这个时候,也知道自己刚刚是身处幻境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脱离了幻境,却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比在幻境中还要真实。

心悸

剧烈的心悸

腿不停的抖着

就好像

洛萨1在他面前一样

下意识的,洛萨11查看着四周。

没有

错觉

得出这样结论的洛萨11微微松了口气,然后,他就看向了杰森。

此刻的杰森正目光怪异的看着洛萨11。

那目光中惊叹,更有诧异。

但最多的却是怜悯。

就在刚刚,杰森清晰的感受到了洛萨11体内某种力量的爆发,力量的气息他并不熟悉,但是力量爆发的方式他却相当的熟悉。

是之前洛萨11转告他的那些秘术中的一种。

类似保护,又像是传承类的。

每一次的消耗都有着极大的消耗,类似防护邪恶一般,但是却效果相当的好,因此,虽然只是概略扫过,但杰森确认不会看错。

而能够用这种方式的,除了洛萨11的长兄外,还能有谁

自己弟弟处在危机时刻,然后出手了吗

杰森想道。

“怎么了”

面对着杰森略带怪异的目光,洛萨11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

想着洛萨11对待洛萨1的态度,杰森摇了摇头,决定暂时隐瞒这一切。

不然的话,恐怕这个时候的洛萨11得再次吓得尿出来。

杰森奇怪的态度,令洛萨11挠了挠头。

但也没有多想。

至于想到洛萨1

不可能的

刚刚都是错觉

一切都是错觉

呵呵。

洛萨11安慰着自己。

“我们要打开这扇门吗”

赫拉10的注意力则是放在了通往大厅的门上。

在刚刚她检查了四周,但是除了这扇门外,根本一无所获,家族教导的知识,对于眼前的局面,并没有太好的办法。

“不需要。”

杰森说道。

这样的回答立刻吸引了赫拉10和洛萨11的目光。

而就在两人的目光投来时,眼前再次一暗。

当光芒再次出现时,三人已经返回了游戏大厦的顶楼。

一声脆响。

一枚暗绿色,手指大小的宝石跌落在地。

当它反弹而起的时候,杰森一把接住了这枚宝石,他的脸上有着抑制不住的喜意,鼻尖更是微微抽动。

不错的味道

杰森评价着。

与此同时

某个幽暗之地。

一道穿着帽兜长袍的身影突然颤抖起来。

身躯左摇右摆间,骤然膨胀。

一声闷响,这道身躯就直接炸裂。

血肉撒了一地。

但很快的,一道崭新的身躯就在这些血肉中重生了。

重生而出的他,满是愤怒。

意外

又是一次意外

在那个男人面前,又发生了意外

即使有着极深的城府,这个时候的他也无法忍耐了。

他用低低的声音,愤怒的吼着。

“洛萨11”

标签:

Related Post